“六个核桃”终胜“六仁核桃”
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元公司)与被告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以下简称永福超市)、石家庄爱心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心公司)、石家庄正宇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宇公司)侵害商标权、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一案,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3日判决:永福超市、爱心公司、正宇公司停止侵犯养元公司“六个核桃”商标权,停止销售、使用与“六个核桃”相近似的包装装潢,总计赔偿养元公司的经济损失130000.00元。
  2017年2月15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认定“六仁核桃”商标与“六个核桃”商标近似,且经过隔离对比,“六仁核桃”的包装装潢与“六个核桃”的包装装潢非常近似,两者的商标和包装装潢都极其容易让消费者混淆。“六仁核桃”的商标和包装装潢侵犯“六个核桃”的商标和包装装潢,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

      侵犯养元公司“六个核桃”商标和包装装潢的还有很多,类似本案的“六仁核桃”,已经经过审判的“六个坚果”等。在此,小编以法律工作者的身份提醒广大公司,“知识产权使用需谨慎,莫等惹了官司又赔钱”。


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诉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等侵害商标权、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案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1002民初9895号

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姚奎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毛灵见,浙江利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健,浙江利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
经营者:朱小俊。
被告:石家庄爱心饮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杭艳青,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志斌,河北四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石家庄正宇饮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卢晓民,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成军,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彦卫,北京市盈科(石家庄)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元公司)与被告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以下简称永福超市)、石家庄爱心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心公司)、石家庄正宇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宇公司)侵害商标权、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诉讼过程中,被告爱心公司、正宇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依法裁定予以驳回。本院于2017年2月15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养元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毛灵见、被告永福超市的经营者朱小俊、被告爱心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志斌、被告正宇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成军、郭彦卫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养元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三被告停止侵犯原告第10833322号、第5127315号“六个核桃”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被告永福超市停止销售侵犯原告第10833322号、第5127315号“六个核桃”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被告爱心公司、正宇公司停止生产侵犯原告第10833322号、第5127315号“六个核桃”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二、判令三被告停止在其产品包装上使用与原告产品相似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即被告永福超市停止销售原告产品相似包装、装潢的产品,被告爱心公司、正宇公司停止在其产品包装上使用与原告产品相似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三、判令被告永福超市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20000元,被告爱心公司、正宇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280000元;四、三被告在《知识产权报》等媒体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诉讼过程中,原告养元公司申请撤回三被告在《知识产权报》等媒体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其诉称:原告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核桃饮品生产基地,是国内产销规模最大的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核桃饮品企业。公司目前拥有河北衡水、河南漯河、安徽滁州、四川简阳、江西鹰潭五大生产基地,年综合加工能力突破160万吨,系中国核桃乳饮料行业的领军企业。六个核桃作为养元智汇的代表性产品,采用养元自创【5?3?28】核桃饮品生产工艺,以“安全、好喝、健脑”的内在品质,“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的品牌诉求,著名主持人鲁豫担纲代言的外在形象,央视等媒体的推广,缔造了中国饮料史上的销售传奇,连续多年核桃乳饮料全国销量领先。2009年6月28日,原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六个核桃”的文字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2类中的无酒精饮料、植物饮料、水果饮料等,注册有效期为2009年6月28日至2019年6月27日。在十几年的辛勤耕耘中,原告的“养元”、“六个核桃”商标已被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原告先后荣获河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全国农产品加工示范企业、中国食品产业(植物蛋白饮料行业)标杆品牌、中国最具市场效力品牌、中国食品产业最具成长性企业金奖等殊荣。为较好的宣传和推广原告产品,原告还特地为“六个核桃”核桃饮料先后设计了“蓝罐奶花飘带图”、“奶花蓝框祥云图”、“六个核桃六六大顺贺岁图”、“蓝罐奶花飘带复合图”等作为原告独特的产品包装、装潢,并进行了作品版权登记。现经原告调查发现,被告爱心公司、正宇公司在未经原告许可的情况下,在其生产的核桃乳产品上擅自突出使用了与原告“六个核桃”商标相近似的“六仁核桃”文字商标,在该产品上使用了与原告相似的包装、装潢,并将上述产品大量批发销售给被告永福超市进行再次销售,最终流入消费市场,使普通消费者误认为上述产品系原告生产或与原告存在特定联系。为此,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于2016年10月19日向台州市东海公证处申请对被告的行为进行了证据保全。
  被告正宇公司答辩称:被告正宇公司未生产涉案产品,因此,要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与原告产品的外包装,二者的整体构图不同,原告产品是产品加文字宣传语的整体构图,被诉侵权产品是分别由产品、代言人、“六仁核桃”图案的三部分构图;被诉侵权产品的左上角为“乐六仁”,原告产品的左上角为“养元”;另外存在形象代言人、广告宣传语、是否标注规格等区别,因此,二者的外包装不构成相似。经比对“六仁核桃”与原告的注册商标,二者存在字体、含义的不同,“六”是一个数字,没有任何权利禁止别人使用数字,“个”“仁”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核桃”是通用名称,因此,二者不构成近似。
  被告爱心公司答辩称:一、被告爱心公司不存在侵权事实。2015年6月11日,被告正宇公司预委托为其代加工“六仁核桃”,双方签订了书面合同。合同约定,被告正宇公司为其代生产加工“六仁核桃”饮品。产品的名称、包装、商标等均由被告正宇公司提供,被告正宇公司对产品的名称、商标、包装设计等拥有所有权,因商标、版权、包装等问题产生纠纷与被告爱心公司无关。合同签订后,双方未实际履行合同。被告正宇公司并未按约定向被告爱心公司提供相关原料以及包装材料,被告爱心公司也未实际生产。被诉侵权产品并非被告爱心公司或被告正宇公司生产。二、“六仁核桃”饮品未侵犯原告的商标权。“六仁”与“六个”不相同,“六仁核桃”与“六个核桃”无论在读音还是字体上,都存在显著区别,普通消费者正常情况下,不会对两种产品发生混淆。三、两者的外包装也明显不同。“六个核桃”外包装的显著特征为:“养元六个核桃及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的文字搭配,并由著名央视主持人鲁豫为形象代言。“六仁核桃”是由“植物蛋白饮料六仁核桃及六仁核桃健脑首先”相搭配。无论从文字内容还是字体均完全不同。而且其选用的代言人李艳丽名不见经传,与鲁豫无法比拟。因此,“六仁核桃”未使用与“六个核桃”相似的包装,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综上,原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要求驳回对被告爱心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永福超市答辩称:被诉侵权产品是被告永福超市销售属实,但被告永福超市不清楚是否构成侵权。被诉侵权产品的外包装以及“六仁核桃”标识与原告产品的外包装、注册商标不相似。
  本院经审理,认定案件事实如下:
  原告养元公司成立于1997年9月24日,注册资本为49500万元,经营范围为生产饮料(蛋白饮料类)、生产罐头、核桃仁及机械设备的进出口、核桃仁预处理。原告为第10833322号、第5127315号“六个核桃”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32类的无酒精饮料、植物饮料、豆类饮料、杏仁乳(饮料)等。上述注册商标均在有效期内。2011年起原告对其生产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通过在中央电视台的综合、综艺、电视剧、新闻频道以及天津卫视等电视媒体陆续投放广告,提高该产品品牌的知名度。
  中国诚信万里行活动委员会于2010年12月授予原告“诚信示范单位”(国家级)荣誉证书。2012年10月,中国广告协会、中国广告长城奖广告主奖组委会向原告颁发“养元六个核桃”品牌荣获2012年度“消费者信赖的知名品牌”荣誉证书。同年12月,原告使用在无酒精饮料、植物饮料商品上的“六个核桃”商标被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河北省著名商标(有效期三年),并于2015年6月5日被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2013年4月,原告生产的“植物蛋白饮料”产品被河北省质量奖评审委员会、河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评定为2012年河北省名牌产品。2014年12月、2015年7月中国饮料工业协会分别出具证明,证明原告是中国饮料工业协会会员,是“植物蛋白饮料、核桃露(乳)”国家标准的主要起草单位之一。2013年、2014年,“六个核桃”植物蛋白饮料产销量在全国同行业中排名分别居前三名、第一名。
  《中国工商报》于2013年4月17日刊登了落款时间为2012年11月30日的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告。该公告载明:原告的“六个核桃”核桃乳饮品是河北省知名商品,于2012年7月起用新的包装装潢,于2012年10月被认定为知名商品,在未发现新的证据之前,其特有的包装装潢受法律保护,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生产、销售与其特有的包装、装潢相同或者近似的商品。否则,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将依法予以查处。公告下方附相关产品包装装潢图片。
  被告永福超市系个体工商户,成立于2014年7月23日,经营范围为预包装食品、乳制品零售、卷烟、雪茄烟零售、日用品批发、零售。被告爱心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6年6月28日,注册资本为700万元,经营范围为饮料(蛋白饮料类)、果汁饮料、八宝粥罐头生产、销售。被告正宇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4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经营范围为饮料(植物蛋白饮料、含乳饮料、果蔬汁饮料)、罐头(八宝粥)生产、销售。
  2015年6月1日,被告正宇公司与被告爱心公司签订食品委托加工合同。该合同约定,被告正宇公司委托被告爱心公司加工产品规格为“240ML×20罐”的“六仁核桃”,加工日期为2015年6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加工产品包装上标注被告爱心公司的厂名和厂址,同时注明被告爱心公司系受被告正宇公司委托生产,附商标使用授权书;产品的商标图案、标识设计图案和外包装设计图案由被告正宇公司提供给被告爱心公司;如因商标、版权、外包装图案问题发生的经济纠纷均与被告爱心公司无关,被告爱心公司概不负责。
  2016年10月19日,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在被告永福超市购买了一箱“六仁核桃”复合蛋白饮料,金额为65元。浙江省台州市东海公证处对上述购买行为进行了现场监督,并据此出具了(2016)浙台东证字第6105号公证书。原告为此支付公证费800元。
  庭审中,本院对(2016)浙台东证字第6105号公证书所附封存实物进行现场拆封,上述公证书项下产品为标注有“六仁核桃”的长方体手提袋,内装一箱生产日期标注为2016年8月8日的“六仁核桃”植物蛋白饮料。上述包装盒及罐体上标注有“乐六仁”商标、品名为“六仁核桃”、制造商被告爱心公司、销售商被告正宇公司的名称、地址、电话等信息。经各方当事人确认,扫描“六仁核桃”商品外包装及易拉罐罐身上的条形码、二维码后,分别显示该条码属于被告正宇公司、被告正宇公司相关信息的网页以及与商品上标注的一致的电话号码xxx××××1。另外,“六仁核桃”商品外包装及易拉罐罐身标注的生产许可证号与被告爱心公司的生产许可证号一致。
  经庭审比对,原告要求予以保护的知名商品“六个核桃”产品特有的包装、装潢的主要特征是:手提袋装潢以红蓝为主色,“六个核桃”商标标识纵向居中排列于蓝底矩形背景,蓝色飘带横贯整个底部,并有着白色上衣主持人鲁豫上半身肖像;纸箱正、反面以白色为底色,白色乳花、蓝色飘带环绕斜置“六个核桃”罐体,纸箱侧面以白色为底色,“六个核桃”商标标识横向居中排列于蓝底矩形背景,蓝色飘带悬挂上访,右下方有白色上衣主持人鲁豫上半身肖像;饮料罐体以蓝白为主色,“六个核桃”商标标识纵向居中排列于蓝底矩形背景,罐体上、下有浪花飘带,以艺术手法表现核桃乳从核桃中涌出以及核桃肉被投掷如核桃乳的动态景象。
  被诉侵权产品具体表现为:手提袋装潢以红蓝为主色,“六仁核桃”标识纵向居中排列于蓝底矩形背景,附着有两颗核桃的蓝色飘带横贯整个底部,并有着红色上衣女性上半身肖像;纸箱正、反面以白色为底色,其中左侧部分为白色乳花、附着有两颗核桃的蓝色飘带环绕斜置“六仁核桃”罐体,右侧部分为着白色上衣女性上半身肖像以及纵向排列于蓝底矩形背景的“六仁核桃”标识;饮料罐体以蓝白为主色,“六仁核桃”标识纵向居中排列于蓝底矩形背景,环绕着白色乳花、附着有两颗核桃的蓝色飘带。
  上述事实有原告养元公司提供的(2014)衡桃证经字第1977、1978号公证书、(2015)衡桃证经字第576、574、572号公证书、(2014)商睢证民字第8160号、8159号、8158号、8157号、8156、8154、8152、8151、8150号公证书、(2016)浙台东证字第6105号公证书、公证费发票以及原、被告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获准注册的涉案第5127315号、第10833322号“六个核桃”注册商标在有效期内,其对上述商标的专用权受法律保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被告爱心公司、正宇公司是否生产、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二、被诉侵权产品是否构成对原告第5127315号、第1083332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该产品外包装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三、如果侵权成立,两被告是否承担民事责任及承担何种民事责任。本院对上述争议焦点分析认定如下:
  关于争议焦点一,从食品委托加工合同来看,被告爱心公司与被告正宇公司就加工“六仁核桃”产品曾签订书面合同,虽然被诉侵权产品上标注的生产日期未在合同约定的加工期内,但无论被诉侵权产品的外包装还是规格均符合该合同的约定,再加上被诉侵权产品上标注的企业名称以及条形码、二维码、生产许可证号也为该二被告的真实信息,因此,在该二被告未能提供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认定被诉侵权产品系被告正宇公司委托被告爱心公司加工生产。
  关于争议焦点二,被诉侵权产品易拉罐、包装箱、手提袋上以特大字体突出标注的“六仁核桃”,已经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使用,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且被诉侵权产品与原告“六个核桃”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属相同商品。“六个核桃”注册商标经过原告的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在相关公众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具有较强显著性,“六个核桃”已经与原告建立起紧密联系,应当受到较强的保护。将被诉侵权产品的易拉罐、包装箱、手提袋使用的“六仁核桃”标识,与原告“六个核桃”注册商标的构成要素、排列组合进行比较,“六个”与“六仁”近似,“核桃”二字相同,“六仁核桃”与“六个核桃”的文字主要部分相同,在视觉效果上几乎无差别。在“六个核桃”注册商标本身显著性较强,又在隔离比对的情况下,二者部分文字的差异并不能避免普通消费者产生混淆误认,被诉侵权产品上标注的“乐六仁”标识不足以消除相关公众的混淆。被告正宇公司、爱心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近似的“六仁核桃”标识,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被告永福超市销售上述商品,亦对原告构成商标侵权。
  原告从2011年起在中央电视台等电视媒体陆续投放其生产的“六个核桃”植物蛋白饮料产品广告,并在全国范围内持续宣传,以提高、保持该商品的知名度。上述产品品牌先后获“河北知名商品”、“消费者信赖的知名品牌”等荣誉。原告使用在无酒精饮料、植物饮料商品上的“六个核桃”商标先后被评为河北省著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特别是近年来产品销量在全国行业中名列前茅,应认定其是在相关市场中具有较高知名度的知名商品。本案中,原告请求保护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使用特有的包装、装潢系由一系列要素构成,特别是纸袋、纸盒、罐体上构成的要素在文字、图形、色彩、形状、大小等方面的排列组合具有独特性,形成了显著的整体形象,经过长时间使用和大量宣传,已足以使相关公众将上述包装、装潢的整体形象与原告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联系起来,具有识别其商品来源的作用。被告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上所使用的包装、装潢均是在各包装体的中心位置上突出蓝底白色竖排字联、其他部位由白衣女子半身肖像、核桃及核桃浆等基本要素构成,其背景色调、字体图案的布局排列、整体设计风格等方面与原告的“六个核桃”核桃乳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在视觉上非常近似。因此,被告爱心公司、正宇公司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以及被告永福超市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关于争议焦点三,被告正宇公司、爱心公司生产加工被诉侵权产品,系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该二被告之间关于责任承担的约定不影响对外应责任的承担。原告申请撤回要求三被告在《知识产权报》等媒体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系其诉权的正当行使,本院予以准许。原告请求三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相应经济损失,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赔偿数额,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侵权行为遭受的损失,以及三被告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亦无相应许可使用费作为参照,本院综合考虑以下因素:1.被侵权的注册商标知名度极高,原告为累积知名度投入了巨额广告宣传费用;2.三被告存在商标侵权以及不正当竞争行为;3.被告永福超市的侵权规模较小;4.被告正宇公司、爱心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金额较大;5.结合食品委托加工合同,被告正宇公司、爱心公司生产时间较长;6.原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等,酌定被告正宇公司、爱心公司赔偿原告120000元,该二被告对该赔偿款项互负连带责任,被告永福超市赔偿原告10000元。
  综上,原告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不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八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二条第一款、第四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石家庄爱心饮品有限公司、石家庄正宇饮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第10833322号、第5127315号注册商标权;
  二、被告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与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知名商品“六个核桃”核桃乳饮品近似装潢的产品;
  三、被告石家庄正宇饮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使用与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知名商品“六个核桃”核桃乳饮品近似的装潢;
  四、被告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费用合计10000元;
  五、被告石家庄正宇饮品有限公司、石家庄爱心饮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赔偿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费用合计120000元,该二被告互负连带责任;
  六、驳回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900元(已减半收取),由原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257元,被告台州市椒江永福超市负担126元,被告石家庄正宇饮品有限公司、石家庄爱心饮品有限公司共同负担151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或者代表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何利春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
代书记员夏郑璐子



附件:
本案裁判所依据的相关法律和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条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
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四十八条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
第五十七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
(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
……
第六十三条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
第十七条商标法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五条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
……
(二)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
……
第二十条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被侵害的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知名商品”。人民法院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原告应当对其商品的市场知名度负举证责任。
……
第二条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的商品的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不认定为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
(一)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
(二)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商品名称;
(三)仅由商品自身的性质产生的形状,为获得技术效果而需有的商品形状以及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
(四)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
……
第四条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包括误认为与知名商品的经营者具有许可使用、关联企业关系等特定联系的,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五条第(二)项规定的“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
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视为足以造成和他人知名商品相混淆。
认定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相同或者近似,可以参照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原则和方法。
第十七条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十条规定的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专利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五条、第九条、第十四条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